初开:投资|逆向思考,大众的盲目与个体的反思

股市一赢二平七亏,其原因在于股票的价格是那个最后买入的“笨蛋”决定的,你有得赚是因为有人接。
那一成赢的人本质上赚的是七成亏的人的钱,你想要赚,就必须独自决策,与大众背道而驰。
所以你应该学会逆向思考,懂点大众心理学,从最底层的心理上构建自己的投资理念,不断反思自己,理解人性,避免同大众一样盲目。

一、郁金香狂热:大众幻想与群众性癫狂

郁金香狂热发生在1637年的荷兰,是世界上最早的泡沫经济事件。
最初被郁金香的高价吸引的是手头宽裕的植物爱好者。
后来,郁金香的大受欢迎引来了投机分子的目光,他们开始哄抬价格取得利润。郁金香受欢迎的风气从莱顿传到阿姆斯特丹、哈勒姆等城市,需求量日渐扩大。这些投机分子有计划地行动,有人因此一掷千金,当时甚至还有过一个高级品种的球根交换了一座宅邸的纪录。
于是,郁金香让人一掷千金的传言在工匠和农民之间广为流传,吸引他们进入了这个交易市场,这种情况使普通品种价格也开始抬升,渐渐出现了因转卖而取得利益的民众。市场的交易模式至此也开始改变,开始出现全年交易和引进了期货交易制度。
但不久后,郁金香价格突然暴跌。与其说是暴跌不如说是没人接盘,导致大量出现无法付出货款的却又背负债务的人。荷兰各都市陷入混乱。
最后不得不由政府出面,留下的是一批的倾家荡产者和个别的暴发户,郁金香狂热时代虽然就此结束,但从此以后荷兰的金融业开始萎靡,商业经济亦开始走下坡路。
而到了现代,互联网泡沫、金融海啸、房地产泡沫、比特币...,每个时代都有自己的“癫狂”,历史从不重演,但总是惊人相似。
人类群体中永不缺乏癫狂情绪或莫名其妙的群体不理智行为,而这一切都源于人性中无法抑制的贪婪欲望。

二、从众:为了面子和社会认可

在很久以前,有一个很爱打扮的国王,每天都要穿新衣裳,一天王国来了两个骗子,他们声称可以制作出一件神奇的衣服,这件衣服只有圣贤才能看见,愚人不能看见。
骗子索要了大量财宝,不断声称这件衣服多么华贵以及光彩夺目,被派去的官员都看不见这件衣服,然而为了掩盖自己的“愚昧”,他们都说自己能看见这件衣服,而国王也是如此,最后国王穿着这件看不见的“衣服”上街游行,光着身子在朝臣和全城百姓面前走过,社会大众都噤若寒蝉、不吭一声。
这背后是人为了保全面子和获得社会认可所做出的选择
社会认可是一种奖励,而社会拒绝则是一种惩罚。背离社会规范会导致拒绝,而“与众人保持意见一致”将提升或保持个人的被接纳性。
另一方面,我们赞同可能是因为假设他人比自己更懂,在团体中有专家时,或者个体缺乏自信时,从众现象也会增加。
可越是从众,越容易被大众所操纵,而此时,谁能成为那个敢于说国王什么也没穿的“天真”小孩的人呢?

三、服从:在权威的影响力之下

1961年7月,在纳粹党徒阿道夫·艾希曼被抓回耶路撒冷审判并被判处死刑后的一年。米尔格拉姆设计了一个实验,为了测试“艾希曼以及其他千百万名参与了犹太人大屠杀的纳粹追随者,有没有可能只是单纯的服从了上级的命令呢?”
实验小组告诉参与者,这是一项关于“体罚对于学习行为的效用”的实验,参与者将扮演“老师”的角色,以教导隔壁房间的另一位“学生”,“老师”被给予一具据称从45伏特起跳的电击控制器,如果学生的题目答错了,老师会被要求对学生施以电击,每逢作答错误,电击的伏特数也会随之提升。
参与者将相信,学生每次作答错误会真的遭到电击,但事实上他们并没有真的受电击。在隔壁房间里,由实验人员所假冒的学生打开录音机,录音机会搭配着发电机的动作而播放预先录制的尖叫声,随着电击伏特数提升也会有更为惊人的尖叫声。
这时许多参与者都表现出希望暂停实验以检查学生的状况。并质疑这次实验的目的。
但实验人员会依以下顺序这样子回复他:

  1. 请继续。
  2. 这个实验需要你继续进行,请继续。
  3. 你继续进行是必要的。
  4. 你没有选择,你必须继续。

如果经过四次回复的怂恿后,参与者仍然希望停止,那实验便会停止。否则,实验将继续进行。
在进行实验之前,米尔格拉姆曾对他的心理学家同事们做了预测实验结果的测验,他们全都认为只有少数几个人,10分之1甚至是只有1%,会狠下心来继续惩罚直到最大伏特数。
结果在米尔格拉姆的第一次实验中,百分之62.5(40人中超过27人)的参与者都达到了最大的450伏特惩罚,尽管他们中间都表现出希望暂停,但最终还是服从了。
在服从的实验室研究中,米尔格拉姆证明了绝大多数正常的、社会适应良好的成年人会在一个充当权威人物的实验者的命令下,对一个被试同伴施以痛苦和危险的电击。
服从部分地源于信息压力的作用。当遇到一个新情境时,人们通常认为权威人物知道更多的相关信息,从而相信权威发出命令或信息

1、市场大师:股市中的权威

自从有了股市,大师也应运而生。得益于现代通信手段,现在大师狂热的发展速度远快于几个世纪前。即便那些聪明的交易者也会追随大师们的观点,就像中世纪那些热衷于虚假的救世主的人一样。
金融市场中有三类大师:市场周期型、神奇方法型和已故型。有些大师能预测市场的重大转折;有些提出了“独特方法”—致富新干线;还有的人因为已经离开人世,所以逃脱了批评,并因此受到后人推崇。
基于崇拜权威的心理,大众需要大师,并且新大师总会出现,因为他可以收获影响力和收割七成大众口袋里的钱。

四、基因到模因:从本性到人性的模仿

生物的基因,是通过DNA的方式进行遗传与进化,人类独特的文化传播也形成了一种类似遗传的“文化进化”:人类的文化通过后天的学习模仿,来完成复制、传播并且进化。这在《自私的基因》一书中被称为模因
或许可以用另一个流行的词来形容,那就是“流行”本身。
从四处传唱的流行歌曲,到各种流行的词汇。
从“贾君鹏你妈妈喊你回家吃饭”,到现在的“你是什么垃圾”。
法国社会学家塔尔德(G.Tarde)最早对这类模仿现象进行过研究,在1890年就出版了《模仿律》一书中,他认为模仿是“基本的社会现象”,并提出了三个模仿律:

  1. 下降律:社会下层人士具有模仿社会上层人士的倾向
  2. 几何级数率:在没有干扰的情况下,模仿一旦开始,便以几何级数增长,迅速蔓延。
  3. 先外后内律:个体对本土文化及其行为方式的模仿与选择,总是优先于外域文化及其行为方式。

这一观点,在如今的网络时代更表现得淋漓尽致,由此,还红过了一句话:人类的本质是复读机

五、逆向思考的艺术:在关键时刻与众不同

人不能忍受孤独、恐惧孤独,无论是身体还是心理;大众对群体声音的敏感度远超任何其他东西,易受到群体情绪的支配,特别是负面恐慌;并且人渴望被群体所承认,这给个体带来了从众,在社会上则形成了民意
人也明显受到领头者影响,跟随、模仿和服从权威是一种固有的模式。我们常说人民群众创造了历史,但历史的转折点却往往是由个别领导者决定的。
大众心理学告诉我们,哪怕现在的信息如此之发达,"真理"依旧掌握在少数人手中
因此,每一个人,不,有那么一小部分人需要呼唤逆向思考,不再盲目的顺从大众,而是避免甚至利用大众的盲目。
但是,并不是所有时候都要逆向思考,事实上,大众和大多数在大部分的时候都是对的,汉语中有一个非常精准的词来形容-,大势之下大众往往是对的,这个时候我们应该顺势而为,但是在重要的转折时刻大众却常常是错的,而且容易发生致命的错误。
这就是为什么在牛市时每个人都在赚钱,并不是自己的眼光多准,而是顺应的股市的大势,此时人民群众的眼光无比雪亮,但是,一旦到了转折点,股市开始崩盘了,大众的盲目让他们仍然顺的以前的势,危机就出现了。
所以,我们使用逆向思考,任何时候都可以从逆向的角度去考虑一下问题的本质和变化,但并不一定要真的逆向而行,而是关注问题的本质和变化后,特别是在转折点,再考虑将逆向思考转变为逆向行动。
在关键时刻与众不同,这是逆向思考的艺术。

参考

《大癫狂:非同寻常的大众幻想与群众性癫狂》
《影响力》
《态度改变与社会影响》
以交易为生
《乌合之众:大众心理研究》
《群氓的时代》
《模仿律》
《自私的基因》
《逆向思考的艺术》

Comments
Write a Comment